第1章 石中女神

奇停下脚步,“我们到了。”他说完便咧嘴傻笑,就像一条大狗给罗丝叼来了棍子,兴奋地等着她赞赏自己几句。

罗丝看了看面前这尊大理石雕像,是位头戴面纱的女祭司。美倒是很美,但却并不足以令人激动。

此时,米奇朝她们招了招手,于是两人离开石狮子,继续向前走去。博士站在埃及馆里,正全神贯注地打量着罗塞塔石碑[7]。“他们发现这东西时,我可糟心了。”博士向他们挥了挥手,“当时,我正准备推出我的英文-古埃及象形文互译词典,结果拿破仑的士兵偏偏就在此时发现了这块石碑,我的词典也就没能上市了。”[7:.制作于公元前196年,石碑上用多种文字雕刻着古埃及国王的登基诏书。1799年被发掘后,考古学通过对照不同的语言版本,终于解读出了早已失传千余年的古埃及象形文字。]

第0章

“他可是博士啊,又不是老爸。”罗丝翻了个白眼,“他可不会到处去推销。”

吕灵芝/译

罗丝大笑着与米奇交换了一下眼神,“妈,你其实不用跟来的。”

“嘿,怎么不见他长皱纹啊?活了这么好几百年的时间,就算是换了新身体,皮肤上也总该有点儿岁月的痕迹吧,比如说自由基什么的,总会让人的皮肤老化。我敢打赌,咱们地球可不是全宇宙唯一遭受污染之苦的行星。你能去打听打听,他在用什么护肤品吗?我敢说,他准能靠这个发大财。”

看起来很伤心。”罗丝感叹道。

与往常相比,米奇这次见到她时,显得尤为兴奋。因为他有个惊喜,一个大大的惊喜,绝对令人难以置的惊喜。而且,他们此时正走在通往惊喜的路上。

他们又经过了好几排罗马石雕的头像,几百双空洞无神的眼睛凝视着他们前进的步伐。随后,他们走过了几口石棺,然后是一只巨大的石足。在这庄严肃穆的博物馆里,巨型石足的造型显得有些太过滑稽了。

一行人经过了一尊大理石狮子的雕像,这头雄狮睥睨着整座博物馆的大中庭,眼神空洞而悲哀。

然后是灯神精灵。这个创意来自另一个在我记忆中阴魂不散的短篇故事,不过这个故事更加出名——是W.W.雅各布斯[3]的《猿之手》。可能有人不太熟悉这个故事,且容我介绍一下:一对夫妻得到了一只猿猴之手,是一件可以实现三个愿望的宝物。他们的第一个愿望是得到一大笔钱——许过愿后,他们的独子死了,于是夫妻收到了一笔跟许愿金额相同的赔偿金。后来,妻子想用猿之手让儿子起死回生,可丈夫并不同意——因为孩子已经死了整整十天,而那场事故还让男孩的身体残缺不全。然而,丈夫最终还是妥协了。那天晚上,不知什么东西在外面敲起了,丈夫用掉了最后一个愿望,在那东西出现之前,许愿让它消失……这是一则很简单的故事,但却非常吓人。如果你当真了,就会觉得愿望确实极为可怕。事实上,我不得不刻意去控制罗丝在《石中女神》里许下的愿望,以免此书彻底沦为恐怖故事,而不再适合青少年读者。[3:.1863-1943,英国小说作家。]

“如果你被困在一座博物馆里——”杰姬弯腰看了一眼雕塑下方的小铭牌,“将近两千五百年,也会苦不堪言的。”

关于此书,我还能再说些什么呢?我的视觉记忆非常差劲,也特别讨厌凭空描绘虚构的地点。所以,要避开这一点,有个办法就是以真实存在的地点为参考。在这本小说中,我直接更进一步,将故事的某些场景放在了真实存在的地点——大英博物馆。于是有一天,我就去了大英博物馆,把自己看见的所有东西都写了下来。书中博物馆与现实的唯一不同之处,就是罗丝的雕像了。但我选好了放置雕像的位置——就在两座确实存在于那里的雕像中间。后来,一些读者写信告诉我,他们专程去博物馆找到了罗丝雕像安放的位置,这让我感到格外开心

于我而言,《石中女神》是一部不同寻常的作品,因为我将一些对自己有着特殊影响的细节也融入其中。(通常,每当有人问我灵感从何而来,我总是无从回答,因为确实不知道它们怎么就迸出来了!)小时候,我常到图书馆借阅一本短篇故事集,其中有一则故事,讲述了一位住在丛林里的小女孩,她有许多的动物伙伴。有一天,丛林巫师宣称,他家里需要一件物品(比如扇子),随后便邀请鹦鹉去家里喝茶。第二天,大家到处都找不到鹦鹉的身影,而巫师家的墙上却多了一把漂亮的羽扇。故事结尾,巫师说他想要一只黑色的高脚凳,便邀请女孩去喝茶,但她十分聪明,交换了两人的茶杯,把坏巫师变成了一只(又大又白的)高脚凳。后来,我再也没能找到那本书——这也并不奇怪,因为我只记得它有个粉红色的封面,却怎么也想不起它的名字了。若你在搜索引擎中输入关键词“黑色高脚凳”和“鹦鹉”,只会找到许多令人不快的有关鸟类疾病的信息。尽管如此,那则故事还是一直留在了我的记忆中,不仅因为故事中的坏人想要杀死自己的同胞,也因为他还要将其变成一件物品,这可真是罪大恶极了。(多萝西·L.塞耶斯[2]的《铜指男人》中,也有将活人变为画作的情节,让我读得脊背发凉。)这就是本书中乌尔苏斯这个角色骇人能的由来了。[2:.1893-1957,英国女作家、诗人,擅长创作犯罪小说。]

“瞧,就说他不懂推销的门道吧。”罗丝说道,“早告诉过你。”她也朝博士挥了挥手,随后一行人走下一段楼梯,又转过一个拐角。米奇在前面步履坚定,仿佛早已把路线铭记在心。

米奇走在最前面带路,罗丝则转头去找他们的第四位成员。然而,博士却早已消失无踪,不知逛到哪个展馆去了。于是,罗丝耸了耸肩,跟在米奇身后。

罗丝将目光移向了旁边那座雕像,随即也不由得惊叹起来。

杰姬把金发往后一甩,“你觉得我会留在家里吗?米奇说了,这里有惊喜。他还说了,看看吧,看了就知道确实不可思议。告诉你们,我什么世面没见过啊,真不知道还有什么能让我难以置信,不过……”

TheStoneRose

序幕

北京:新星出版社,2018.11

石中女神

最后,他们终于来到了一排雕像前,这些都是人体石雕,有的没了脑袋,有的没了胳膊。尽管遭遇了种种不幸,但它们依旧散发着纯洁耀眼的高贵气息。

《神秘博士》“新系列历险”的第一辑小说,分别由斯蒂夫·科尔、贾斯廷·理查兹和我来创作。当时,尚未迎来第九任博士的银屏秀,我们却要开始为他写小说了,那自然是一项十分艰巨的工作。记得那辑小说写完后,我们其中一人便感叹道:“至少很长一段时间内,都不用再干这种事了。”哈!没想到这三本书尚未面世,我们就获悉了克里斯托弗·埃克莱斯顿要离开剧组的消息。于是在2005年,我们又开始埋头钻研大卫·田纳特过往的作品(对此我丝毫不觉得艰苦),并尝试用文字描绘这位我们还不甚了解的博士(同年十一月的《儿童慈善组织特别篇》[1]真是帮了大忙)。不过话说回来,至少我们了解罗丝啊!(我罗丝。)[1:.七分钟迷你剧集,首播于2005年11月18日,即第九任博士告别集《抉择》之后,第十任博士正式首秀《圣诞入侵》之前,讲述了第十任博士刚刚完成重生后的故事。]

罗丝来到大英博物馆的入口,往大募捐箱里轻轻投下三枚一英镑的硬币。

母亲看见后,上前责备道:“往里面扔钱做什么?这里又不要门票。”

罗丝知道,母亲说的“他”是指博士。

致黛比,

杰姬依然打量着石狮。“两千五百年,”她重复道,“甚至比他还老啊[6]。”[6:.本书首次出版于《神秘博士》新版剧集第二季播出前不久,此时博士大约901岁。]

那是一座惟妙惟肖的石像——跟她长得一模一样。

当时,《神秘博士》小说都以三本一套的形式制作:分别设定在过去、现在和未来。第九任博士最初的小说,我负责的是“现在”的部分。不过这回,我讲述的是“过去”的故事,或者更准确地说,是虚构的历史故事。由于我在大学学了三年的罗马历史,于是这次便决定将自己荒废的学业捡起来,将故事设定于那一时期。

她赋予罗马年代无穷的乐趣。

“你说得对。”罗丝打断了她,“我也没指望你真会待在家里。那咱们就走吧,赶紧去看看到底是个什么稀罕玩意儿。”

2014年9月

罗丝并没有指出,这座博物馆的历史根本没那么长,因为她知道母亲其实也很清楚这一点,但她明白杰姬的意思。看着这头两千多年前因雕刻家灵感一时迸发而诞生的石兽,她心里突然涌出一股不合逻辑的同情。

从铭牌可以看出,那座石像已经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。

(英)杰奎琳·雷纳/著

作者的话

杰奎琳·雷纳

紧接着,她听到了杰姬的惊叹:“哦,我的天。太难以置信了!”

哦,说说读者来信吧!小时候,我只认识一名女性《神秘博士》粉丝,等上大学后,就基本上没再遇见更多的女粉丝了。当我终于有幸走进《神秘博士》的粉丝圈,这才又认识了一些同好。虽然圈内有一定的女性,但我们依旧是少数派。后来,新版剧集开播了。突然间,许多女孩都爱上了它。《石中女神》出版后,我收到的粉丝来信便是有力的证据——有百分之九十的来信都出自女孩之手,而这当中又有百分之九十的人,谈到了故事中一个极其微小的细节——博士真的吻了罗丝。哦,那可能只是出于“生命的喜悦”吧,但也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“吻”啊。讨厌这一细节的人可能也很多,只是没有写信告诉我罢了。不过,发现这批新观众的爱好,也是件十分有趣的事情。意识到这点后,我曾提议由此进一步铺开,还策划了一整个历险系列(逗你玩儿呢。),让第一任博士猛嘬杜杜[4]一口,让第七任博士轻啵一下梅尔[5],诸如此类。然而,出于某种原因,BBC并不想进行此类尝试。所以,《石中女神》就成了我的“亲吻同伴系列”中唯一一册了。[4:.第一任博士的同伴,首次出现于《神秘博士》老版剧集第三季第五集《大屠杀》中。][5:.第七任博士的同伴,首次出现于《神秘博士》老版剧集第二十三季第三集《植物人的恐慌》中。]

杰姬抬起头,难以置信地望着头顶那巨大的天花板拱顶,“那针对的是没有在星期天早晨被强行拽到这儿来的人。”

“这叫捐款,”罗丝告诉她,“就是鼓励你捐点儿钱。”

加载中…